? 七九四章 最后的午餐(上)-官居一品 365bet网站骗局_如何下载365bet_365bet网球比分直播

官居一品

七九四章 最后的午餐(上)

七九四章 最后的午餐(上)2017-11-9 15:4:19Ctrl+D 收藏本站

????遭到齐康等人弹劾后,徐阁老也按例上疏自辩,并在家里等候处分。当然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,因为这是大臣被参后的惯例,要不了两天,皇帝便会下旨慰留,然后反复推脱几次,约莫着矫情够了,便又可精神焕发的复出视事,根本就是趁机偷得数日闲,好好舒缓一下疲惫的身心。

????这是徐阶在家闭门谢客的第三天,说是谢客,他只是把不想见的人拒之门外,若有心腹官吏前来汇报事体禀告时情,他还是约见如常的,但比起内阁里的忙碌,终究是清闲多了。

????起先两日,他十分享受这种悠闲的感觉,二月底的北京,白日里已经有了温暖的感觉,他或是拿着一卷闲书翻阅,或是提笔写两个字,或是到小院子里看看那新鲜喜人的嫩绿,身心煞是惬意。

????然而从第三天开始,早晨一觉醒来,徐阁老便感到有些空虚,他已经习惯了那种出则前呼后拥,入则秉持国政的枢要之感,现在突然放下手中的权力,不在人群中央,整个人仿佛被掏空了一般……虽然知道只是暂时的,但这种感觉还是令人不适。

????一旦被这种情绪所感染,就干什么都的提不起劲儿,书看不进去字写不出来到院子里溜达一圈也觉着毫无意趣。只好回到书房,让书童去把府上西席李先生请来,准备和他手谈一局,靠黑白子消磨时间。

????正坐在藤椅上等李先生前来,忽听得前面客厅里传来喧哗之声。

????“来了什么人?”徐阶蹙着眉头问老管家。

????老管家也茫然不知,只得伸直脖子朝前面望去。只见徐璠飞快的从外面跑进来,还没进屋就一脸气愤的嚷嚷道:“父亲,二叔疯了!”

????“慌张什么!”徐阶训斥道:“都当爷爷的人了,怎么还这样沉不住气?!”

????“……”徐璠咽口吐沫,心说待会儿你能沉住气也行,便站定脚步,从袖子掏出一份奏章道:“这是通政司转来的!”

????徐阶接过来一看,登时瞳孔一缩,只见封皮上赫然写着‘臣南京工部右侍郎徐陟劾大学士徐阶不法事’!仅看了题目,方才还觉着燥热的首辅大人,现在却感觉如坠冰窟——徐陟何许人?乃徐阁老的亲弟弟,血脉相连的至亲啊!按说打虎亲兄弟,上阵父子兵,眼下徐阁老正遭言官弹劾,他应当上书为哥哥辩护才是,怎么竟倒戈相向,弹劾起徐阁老来了?

????深吸口气,强自镇定下来,徐阶打开那奏疏,便见亲弟弟徐陟,以一种大义灭亲的语调,把自己一些不为外人知晓的**,统统揭发出来……他说,徐阶在嘉靖初年丁父忧期间与夫人行房其长子徐璠,就是在那时候出生的;并私纳两名姬妾,还想强纳寄妹为妾,逼得其遁入空门;又说徐阶家在苏松一带放印子钱,每年都要逼得不少人家破人亡,有小民告于官府,但父母官唯徐家的马首是瞻,非但不为民伸冤,还助纣为虐,以诬告国老的名义,将原告抓紧监狱,往往折磨致死,很少有能重见天日的;又说徐家贪婪的接受土地投献,明知许多地痞无赖,以他人家的土地冒投,仍欣然笑纳,并将其收为家丁,有原主持地契来申辩,徐家便以极低价强行赎买,一旦对方不从,其家丁便以绑架殴打等方式要挟,直至其屈从为止,官府视若无睹。若有人将其告上官府,参见第二条。

????诸如此类的指控林林总总十余条,所言之事皆不堪入目,要比齐康的弹劾更加全面深入,且描述极为具体细致,令人如亲眼目睹……更重要的是,说话的人,可是被告的亲弟弟啊,信服力极强!

????看到一半,徐阶便感到手脚一阵冰凉,眼前一黑,晕厥过去……待徐阶悠悠醒来,就见自己躺在卧室的床上,夫人顾氏正忧心忡忡守在床边,她身后的圆桌边,坐着徐璠和府上幕友李先生和吕先生,三人正小声的说着什么,虽未得真切,但隐隐绰绰能听到,他们在议论着为何同气连枝的二爷,会在这个节骨眼上捅乃兄一刀?以及这件事会带来什么影响……从恍惚中回到现实里来,徐阶心头重又被羞愤笼罩,世人都云‘亲亲相隐不为过也’,自己这个首辅,竟被亲弟弟弹劾了,还把家里的阴私之事,拿出来大白天下,这叫他还有何颜面,再去摆起百官之师的架子?

????‘还不如死了算了……’这是徐阶一刹那的念头,当然也只是一瞬间,下一刻他的思绪,便回到如何应付眼前危机上来了。

????轻轻咳嗽一声,引起屋里人的注意,顾氏激动道:“老爷,你可算醒了,吓死人了……”

????徐阶点点头,示意自己很好,便让顾氏先出去,只留儿子和两位谋士在边上。

????见他要挣扎着坐起来,徐璠和吕德…就是那个吕先生一起上前,一个把乃父扶起来,另一个拿靠枕垫在徐阶背后,使他能坐在床上。

????“你们也坐下吧……”徐阶神色委顿道:“靠近点。”

????三人便搬着圆凳过来,在床边上坐下,卧室里光线暗,方才离得远了还没觉着什么,但现在一靠近了,才发现只是个把时辰的功夫,徐阶竟仿佛老了好几岁。

????“事情还没搞清楚……”李先生李翔道:“元翁不要放在心上。”

????“对呀,说不定是有人冒二爷的名号呢,”吕德干笑起来道:“毕竟二爷远在南京,他那儿到底怎么回事,谁也不知道。”

????“不要安慰老夫了……”徐阶粲然一笑道:“这事儿,八成假不了。”他自家人知自家事,他这个弟弟,学问是有的,但自幼被母亲宠坏了,性情十分偏狭,尤其不能吃亏。嘉靖二十六年,徐陟参加会试,恰逢徐阶被指为主考,为了避嫌起见,徐阶希望乃弟能晚三年再考。

????按说这种哥哥主考,弟弟回避,也是题中之义,但徐陟感觉自己的才学,足以取得好名次了,更是坚决不想再遭那三年寒窗苦读了,于是兄弟俩当时就吵翻了。一个说,你坚持要考,我只能对你铁面无情了,另一个满不在乎道:‘不用你帮忙我也能考中!’

????结果徐陟还真没说大话,待阅卷结束,排定名次之后,徐阶赫然发现,自己的弟弟竟名列前十。考官们纷纷上前恭喜他,徐阶却陷入了思想斗争……龙兄虎弟本是好事,可是弟弟发达的太不是时候了。当时徐阶刚刚在夏言的安排下,顶替严嵩的党羽,当上了礼部尚书,一下就成为严党的眼中钉肉中刺。那时血气方刚的严世蕃,整天叫嚣着,要把他赶出北京去。

????在那个节骨眼上,徐阶知道自己不能给对方留下任何机会,否则必然惹祸上身,还会连累到恩师。

????思来想去,他决定不能让徐陟这么显眼了,于是下笔一挥,将其从第五,打落到五十名开外。如果这样对一个没有关系的考生,当然会惹人非议,可那人是自己的弟弟,就只会让人称赞了。

????果然,连严世蕃都说,徐阶能这样对自己弟弟,他又怎能为别人徇私呢?于是徐阶安然的度过了一次考验,还赢得了公正无私的名声。

????徐阶考虑的很周全,但唯独没有考虑到,这对自己弟弟是多么的不公平啊!徐陟最终落选了庶吉士,无缘清贵之路……当他道听途说知道真相后,进士及第的喜悦化为满腔的恨意,找到徐阶质问他为何加害自己!

????徐阶无言以对,若不是下人拉开,险些被他给揍了。后来徐陟满心不甘,又是写写材料到处投递,又是去吏部都察院求告,但都没有掀起什么水花。兄弟俩自此就结下化不开的梁子……但徐阶心里始终是有愧的,便想着等分配时,给他安排个好的职位,补偿一下。然而人算不如天算。第二年,又发生了震惊中外的‘复套事件’,夏贵溪身陨名裂,树倒猢狲散,其门下人人噤若寒蝉。徐阶作为夏言头脑爱将,自然首当其冲,成为严党意欲处之而后快的头号目标。

????等到官员分配时,徐阶自顾尚且不暇,哪能顾得上乃弟。徐陟也或多或少受到他的牵连,结果被分到了冷衙门中的冷衙门——南京行人司。徐陟彻底崩溃了,他在南京逢人就控诉乃兄的‘恶行’,弄得人人避之不及,还给家里老母写信哭诉。弄得太夫人大病一场,骂徐阶禽兽不如……这都是陈年公案了,最近几年徐阶掌了大权,为了补偿当年种种,开始刻意提拔徐陟,将其从正五品升为正三品,只是怕过于显眼,才一直将其按在南京,谁知这孽畜竟不体苦心,反而因为陈年积怨,跟着别人一起捅自己刀子!

????听了徐阶删繁就简的讲述,三人唏嘘之余,不再怀疑奏章的真实性。

????“把这本子扣下吧!”徐璠一咬牙道:“神不知鬼不觉!”

????“不妥。”李先生摇头道:“二爷远在南京,时间却拿捏的这么准,奏本正好在齐康之后抵京,其中必有人为因素,我看二爷上书,八成是有人在背后煽动的。”

????“我也这样觉着,”吕先生沉声道:“如果是这样的话,这封奏疏瞒是瞒不了了,必须上给皇上了。”

????徐璠焦急道:“那我们的处境,一下子就危险了……”

????“不要慌……”徐阶就看不得儿子这副险燥的模样,皱眉道:“为父是大明的首辅,没那么容易完蛋的。”

????“大公子别着急。”李先生忙打圆场道:“元翁说的是极,我们现在虽然一招受制,但仍然占着优势,水来土掩就是。”

????“怎么个掩法?”徐璠问道。

????“元翁先上一道请辞的奏章,言语一定要凄凉,给人以伤心断肠的感觉。”李翔道:“大公子同时也伤一道,将元翁和二爷的恩怨简白天下,当然,不要说是当年元翁故意压低二爷,只说是大公无私。横竖查无实证,全看怎么说了。”

????“然后再让那些言官,”吕德接着道:“把这件事和高拱牵扯起来,说是他利用二爷对元翁的怨怼之心,煽动二爷上书的,把高拱说得越阴险,把二爷说得越糊涂,元翁身上的压力也就越小。”

????“对呀,”徐璠拊掌道:“还是得把火烧回高拱身上!这就叫‘祸水东引’……是吧?”

????两人含笑点头。

????听了他们的议论,徐阶想说两句,但实在提不起精神,只得点点头,道:“就这么办吧,全劳二位先生了……”见元翁的精神又委顿下去,三人服侍着他躺下,便蹑手蹑脚的退下了。

????徐阶不意后院起火,家丑外扬,十分的尴尬狼狈,只能在当天就上书乞骸骨,心灰意懒之意溢于言表,看起来着实伤了心。

????看到徐阶也彻底撂了挑子,隆庆皇帝彻底崩溃了……自从徐高两派的言官开始互掐后,因为事涉首辅和次辅,内阁不敢自专,全都一股脑转送到乾清宫来,对骂的帖子在他面前堆得像小山一样。隆庆知道事关国体,不能轻忽,无可奈何之下,只得强忍着呕吐,一本一本看完,再一本本做出回复,整天整天的时间,不能和自己美丽的嫔妃玩乐,全都耗在这上面了。

????要是有点成效也行,可偏偏这些言官们没一个听皇帝的,自己好话说尽,他们还是我行我素,吵得吐沫横飞。到了最后,自己最信任的高师傅,和最敬重的徐阁老,竟然双双上书请辞,任凭自己怎么劝说,就是不肯会内阁上班……隆庆心中不由满是挫败感,郁闷的一塌糊涂。

????他终于明白自己的父皇,为何当年那么喜欢廷杖了!非是虐待狂,实在是不得已啊!也只有杖!杖!杖!才能震慑住那些洪水猛兽般的言官,可他没有乃父的冷硬果决,登极半年,皇帝让大臣们彻底弹劾怕了,那种被人指着鼻子骂的感觉,实在是太糟糕了,甚至会令人不举,所以他实在不想因为大臣间的事情,把自己也牵扯进去……终于在彻底无法忍受之后,他把沈默和张居正找来了,让他们无论如何,都要把两位国老劝回来,调停一下他们的矛盾,让他们以国事为重,叫那些言官别再闹了,消停消停吧……皇帝几近哀求的语调,让沈默和张居正两人心里很不好受,只能把这个烫手的山芋接过来。看着隆庆如释重负的样子,两人唯有苦笑连连……如今两位国老已是撕破脸破,不死不休了,舌粲莲花也劝不住啊。

????不管心里怎么想,两人还是得奉旨行事啊,于是先一起去了徐阶府上,见到正在养病的徐阁老,软磨硬泡,好话说尽,又把皇帝搬出来,说隆庆如何的茶饭不思,整天做梦都念叨您老。老首辅终于答应,三月三回内阁去参加蟠桃节的聚餐……内阁每个季度,都会有一次聚餐,用以交流感情互通有无,阁臣们正是想利用下一次聚餐,看看能不能在酒桌上,让两人揭过这一节,哪怕是神离貌合也成啊。

????两人又去了高拱府上,高拱不矫情,听说徐阶去,便点头道:“好!我也去!”答应的无比痛快,反倒让沈张二人升起不祥的预感,张居正轻声道:“到那天您可千万收着点脾气,万事开头难,咱们过去这一关,日后就能渐渐缓和……”

????“是啊,”沈默也道:“这阵子没有您和元辅坐镇,内阁的事务完全停滞下来,国事堆积如山,再耽搁下去,会乱套的!”

????“不是由李春芳暂摄国政吗?”高拱吃惊道。郭朴也被参了,所以内阁中,现在以李春芳为首。

????“唉,”两人叹气道:“李石麓就不是个管事儿的人,不管什么,都要等着你们回来决定,所以咱们才着急。”

????“好吧。”高拱想一想,还是要以国事为重,终于点头道:“到时候我让着他就是。”心说不管气不气,要是能过了这一关,就算万幸了……其实他心里,已经很清楚,自己无法和徐阶匹敌,所以能息事宁人的话,他是可以接受的。

????“如此甚好,”两人大喜道:“那我们后天见!”

????离开高府后,沈默松口气道:“终于是把两人请到一起了,看看到时候能不能有奇迹发生。”

????张居正先是没做声,而是奇怪的看了沈默一阵,才低声道:“你就那么愿意他们回来?”

????沈默一阵错愕。

评论列表:

发表评论

名称:

评论: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